<dd id="dooua"><pre id="dooua"></pre></dd>
    <th id="dooua"><pre id="dooua"></pre></th>
  • <progress id="dooua"><pre id="dooua"></pre></progress>
    
    

    <ol id="dooua"></ol>

  • <tbody id="dooua"></tbody>
    <dd id="dooua"><big id="dooua"></big></dd>

    新聞中心

    脫下“長衫”露出“獠牙”:美國“芯片法案”落地的“三板斧”
    發布時間:2024-1-10 0:53:39

    集微網消息(文/武守哲)兩個多月以來,美國《科學與芯片法案》(以下簡稱“芯片法案”)耍出了三板斧。

    2023年11月底,拜登政府宣布撥款30億美元用于自主先進封裝項目,由商務部下屬的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所管理(NIST)管理。

    新年伊始,又有兩筆補貼款項落地,第一筆3500萬美元給了軍用芯片承包商BAE Systems(以下簡稱BAE),用于對該公司在新罕布什爾州Nashua的微電子中心(MEC)進行現代化改造,目標是將F-15和F-35 戰斗機以及衛星和其他防御系統所用芯片的產量翻兩番。

    第二筆則劃撥給了微芯科技(Microchip Technology,以下簡稱Microchip),共計1.62億美元,其中9000萬美元對科羅拉多州的一個廠進行再擴建,另7200萬美元則用于擴建俄勒岡州格雷沙姆廠,目標是將Microchip這兩個工廠的產量提高兩倍。

    BAE在官方網站大聲歡呼,相比之下,Microchip暫時沒有置評。

    結合半年前拜登高調紀念《芯片法案》頒布一周年定下的調性,這“三板斧”有不少讓外界始料未及之處,比如劃撥金額很小,兩筆給企業的補貼一共才2億左右,且沒有流向大型芯片巨頭。

    NIST掌管這30億美元的“從lab到fab計劃”的lab端,基本可以看作對側重先進封裝的芯片基礎研究范疇的學院科研撥款。其他兩筆,美國商務部部長雷蒙多對此表示,從小處著手,由小變大,是美國政府有意為之的策略。

    Chris Miller在接受愛集微采訪時指出,“芯片法案”資金落地的固定流程尚未形成

    《芯片戰爭》作者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在接受愛集微采訪時,曾質疑美國政府芯片補貼的流程,如芯片法案是不是嚴格按照某種批次撥款,已經拿到錢的公司會不會有可能再追加?對于諸如這類問題,美國商務部也沒有做進一步說明。

    BAE,軍工實力+人脈

    BAE Systems這家公司在半導體行業內相對聲名不彰,對此最典型的說明就是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SIA)在去年繪制的全美半導體研發設計、代工行業地圖上,你甚至完全找不到BAE的名字。

    SIA的美國芯片地圖表,新罕布什爾州沒有標注BAE

    但BAE在軍迷圈內則大名鼎鼎。雖然該公司總部設在英國,但長期是美國國防部前六大承包商之一,在歐洲軍工、航天電子代工方面也排名前列,甚至長期霸占第一的寶座。該公司生產的砷化鎵和氮化鎵單片微波集成電路MMIC是國防射頻電子系統的關鍵組件。

    BAE在新罕布什爾州Nashua代工廠的最大特色是6英寸砷化鎵晶圓生產線,與行業標準的4 英寸相比,該生產線有著更高的產品良率和更低的制造成本。去年該廠的140 nm氮化鎵MMIC 技術實現量產,是美國國防部在這一技術節點上唯一的6英寸國內生產線。

    與高頻功率放大器相關的電磁頻譜電子戰應用,是美國軍用半導體的重點布局。我們可以推斷,目前以色列對加沙地帶進行大規模轟炸的F15、F35戰斗機上的射頻系統應該來自BAE。對軍事和國防安全供應鏈的重視,以及BAE獨特的軍工產業鏈地位,是其能拿到芯片法案補貼的核心因素,但能拿到“第一滴血”,恐怕還有別的原因。

    BAE拿到補貼之后,官方網站第一時間刊登了美國參議院撥款小組委員會主席、美國參議員珍妮·沙欣(Jeanne Shaheen)的賀信:“這項來自《芯片與科學法案》的關鍵資金將幫助BAE系統公司位于Nashua的微電子中心實現設施現代化,并確保軍隊繼續獲得美國制造的半導體技術。這些現代化努力將加強新罕布什爾州在未來幾年國防制造業中不可或缺的地位?!?/p>

    久在美國政界摸爬滾打的Jeanne Shaheen,是“芯片法案”撥款流向的重要經手人,她的個人能量在規模不大的資金流向中應該起到了非常關鍵性的作用。她本人自2009年1月起擔任新罕布什爾州高級參議員。作為民主黨成員,她還在1997年至2003年擔任新罕布什爾州第78任州長,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同時當選州長和參議員的女性,可以說,新罕布什爾州是她的發跡之地。

    雖然是一名女性,但Jeanne Shaheen在美國政壇的風格卻好勇斗狠,在公開場合經常殺氣騰騰。不僅在2003年對伊拉克動武的決策上堅決投了贊成票,誓言推翻薩達姆政權,而且在兩年前強烈反對拜登政府從阿富汗撤軍。

    由此我們可以總結這位“芯片法案”資金大管家的一些背景和行事特點:她長時間主政新罕布什爾州,而且喜歡軍事動武。美國參議員往往扮演著聯邦與州政治資源牽引搭掛者的角色,當她回報發跡之地的半導體公司,選擇BAE作為一個“引子”,以加強軍工半導體供應鏈之名拋出3500萬美元,就不難理解了。

    Microchip與洗衣機不得不說的故事

    與BAE一樣,Microchip能成為美國“芯片法案”第一批撥款的對象,也是內功和外力共同作用的結果。

    長期以來,Microchip是美國本土MCU頭號供應商,全球市場份額穩定在12%-15%之間,其MCU在工業、航空航天和國防、電信、汽車和數據中心行業有廣泛的應用。預計2023年,在全球MCU出貨量同比降10%(Yole的預計)的情況下,Microchip的營業收入將增長7.3%(Gartner最新數據)。不過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下半年Microchip業務疲軟導致中國分銷渠道的庫存增加,也影響了該公司的歐洲業務流——畢竟中國是全球MCU極為重要的終端消費地,Microchip非常依賴于對中國等國家的出口。這導致該企業的分銷商庫存天數從2023年第二季度的5天和2023年第三季度的6天增加到第三季度的35天。此外,受通貨膨脹率上升的影響,Microchip下半年在汽車和工業領域也出現了疲軟。

    2022全球十大MCU供應商,Microchip約占12%

    Microchip并不和英特爾、AMD、英偉達等芯片公司在尖端制程賽道上搏殺,和BAE一樣,主打成熟制程芯片的穩定性能,工業和國防是Microchip重要的營收和利潤來源。由此我們可以看到Microchip在美國本土半導體供應鏈中的地位和挑戰:作為MCU美國本土的主要供應商之一,Microchip深度布局工業和國防市場,卻又嚴重依賴出口尤其是中國大陸市場。近三十年來,該公司在中國大陸共設有16個銷售和技術辦事處,雇傭員工約440名,與大約170個戰略渠道合作伙伴合作,1100多名銷售和技術代表遍布中國350個地點,為12000多個中國客戶提供服務。

    因此,Microchip需要很合理地被《芯片法案》“照顧”,以配合美國半導體制造業本土回流計劃。雖然Microchip對法案資金的落地暫時保持了新聞沉默,但我們可以從美國商務部的官方聲明中看到該決定得以實施的原因:“這將有助于Microchip將其在這兩個工廠(科羅拉多和俄勒岡)的產量提高兩倍,并降低公司對國外的依賴。Microchip是美國最大的半導體供應商之一,也是國防工業基地和軍方值得信賴的制造項目的一部分?!?/p>

    眾多業內行家在分析Microchip為何能拿到錢的原因,都把目光注意到了美國商務部因2021年缺芯造成的切膚之痛——一個價值不到1美元的MCU就讓全球的GDP足足降低了1%,卻很有可能忽視了美國商務部官方文件的一個關鍵舉例——“洗衣機”。美國商務部說Microchip的MCU可以用在洗衣機,汽車和各類軍用武器中,這個洗衣機絕對不是隨口一說。其實在極度缺芯的時代,作為家用電器的洗衣機,一度存在感很強。

    在2022年上半年俄烏戰爭激戰正酣之時,某美國權威軍事博主曾以“俄羅斯被全面切斷芯片供應鏈,為何軍事電子設備還能發揮作用”為題,發文拆解了俄羅斯在烏克蘭軍隊的某些武器裝備,發現其中很多芯片用的是家用變頻洗衣機上的MCU芯片、IGBT模塊或者和多種傳感器芯片的“魔改”版,這讓美國有關部門意識到,在非常時刻,民用和軍用MCU和某些功率半導體和電源管理芯片有可能降頻復用。廣泛意義上,Microchip的MCU可以被視為一種戰略物資。

    除了“內力”之外,也有州際競爭這一外因。近年來,俄勒岡州的半導體野心溢出滿滿,靠著新興“硅谷森林”,大有碾壓傳統科技hub西部加州,西南得州和東部紐約州之勢,目前俄勒岡州的半導體勞動力占美國全國半導體勞動力人口的15%,也是英特爾、Qorvo等大型半導體公司的制造和研發基地所在地。

    除了Microchip之外,俄勒岡州的其他幾家大型芯片制造商也希望獲得聯邦資金來加快在當地的擴張。英特爾、惠普和Jireh半導體都嗷嗷待哺等待分一杯羹。

    俄勒岡州龐大的半導體產業集群,其硬件規模幾乎已經不亞于同樣處在西海岸的加州

    俄勒岡州參議員Ron Wyden是“芯片法案”初始文件的重要參與者之一,他一直把加州當成美國州際半導體競爭的假想敵,不停地挖南部鄰居的墻角,與Jeanne Shaheen一樣,用“芯片法案”回報他所在的州,Microchip不失為一個理想的選擇。

    美國“芯片法案”正在脫下長衫,露出獠牙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梳理出除了NIST之外的法案資金落地的共同性:

    并沒有瞄向先進工藝芯片制造,而是關注工業和國防所需要的成熟制程芯片;

    第一批撥款金額不大,有投石問路的感覺;

    由聯邦到到州一級,即新罕布什爾州和俄勒岡州的參議員利用人脈和政治能量回報母州的動作。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美國商務部在去年下半年以來不斷強調成熟制程芯片(28nm及以上)產業鏈調研的重要性,他們已經意識到,這500多億美元讓燒錢成性的蘋果、英特爾、英偉達、AMD分食,最多也就是錦上添花,但分給和國防、工業相關,并不常在鎂光燈之下的芯片公司,往往有雪中送炭的作用。

    這也提醒國內半導體產業界,中美半導體設計和制造工藝的比拼,不僅存在于高算力AI芯片、數據中心、云計算、手機電腦CPU和先進封裝領域等,在成熟工藝方面,在未來,美國依然存在加強供應鏈管制,對華實施“小院高墻”策略的可能。(校對/朱秩磊)

                                                                                                                                                                                   文章轉載:集微網

    廣東華冠半導體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21 粵ICP備17008912號
    767彩票安卓版app大小